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天傍晚正下着雨,锦绣和张招娣母女正在堂屋里边做事,边说着话,闪电安静地伏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这一下雨,天就凉快许多了。这些天真是热得受不了。”梁潇舒服地长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城里的夏天跟乡下咋差了这么多?以前在乡下也没觉得有这么热呀。在乡下热了拿蒲扇摇摇感觉就过去了,这在城里,连电风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。咱们这两个月的电费都得好几块钱。”

    张招娣一边说着,一边低头糊着手里的灯笼。这几天居委会那边派下的来活就是糊灯笼,一分钱一个,糊一天,也能挣个块八毛的。

    锦绣这段时间也不怎么出门,就在家里帮着张招娣做这些手工活,梁潇从裁缝铺回来以后,也跟着一起做。

    “对了,锦绣,年华他妈来了,你去见她了吗?”

    张招娣想起来这事,有些担心地看着锦绣,顾年华的妈她见过,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稳优、不大好相处的官太太,她在人家跟前,连开口说话都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锦绣摇摇头:“还没,年华打算这两天跟他妈说我们处对象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咋你们处了这么久,都是瞒着他爸妈的吗?”张招娣放下手里的活,叹了口气,“唉,顾家的门第那么高,年华妈妈我也见过,一看就不好相处。先不说以后你们能不能处好关系,就眼前这关都不好过。他妈会同意你们的事吗?”

    锦绣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梁潇说到:“担心那么多做什么?咱们锦绣现在可是省状元,在全国都排得上号。以后上完大学出来,那可是前途无量,配一个团长,绰绰有余。换句话说,顾家能娶到锦绣这么聪明的儿媳妇,那也是烧了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张招娣又拿起灯笼继续糊起来,“如果顾年华只是一个团长,那锦绣跟他也确实般配。可顾家背景那么深,顾年华的爷爷还是将军,是首长,顾年华的爸妈都当着官儿。怎么看,眼下锦绣都跟年华差着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而且张招娣还有另一个担心,那便是锦绣的身世。如果锦绣只是像以前那样,无父无母,自立门户,虽然身份是低了些,但也比私生女的名头来得好听呀!这些话,她一直都在心里琢磨着,没敢跟锦绣说,怕给锦绣添堵。

    这付长生真是害人不浅,咋就不死了好呢?早知道就不该让锦绣去省城,不去省城,也就没么多事了。

    锦绣心里早就想到这些了,可眼下的情况已经这样了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既然顾年华说他有办法让他父母接受她,那她就暂且安心地等着便是。

    三人正说着话,一直安静趴着的闪电突然站起身,冲着门外狂吠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三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闪电精得很,家里人、白家人包括顾年华的三人组的脚步声,闪电都分得出来。闪电有这反应,说明来人要么是陌生人,要么就是闪电不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张招娣撑了伞,带着闪电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呀,如雪,咋是你?你咋知道我们住在这儿?”

    自从跟张家断绝了关系以后,张招娣便再没见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